人命被践踏,医院“人道”拿8000想了事

 近日我们采访了一起因为手术致人死亡,多日讨要说法无果的医疗案件。

据介绍,2019年5月25日,患者在甘肃省张掖市人民医院检查出了直肠有瘤变后,

图片1.jpg 图片2.jpg图片2.jpg

5月28日由家人带到甘肃省人民医院来做进一步检查后,入住甘肃省人民医院普外二科治疗;经过省院各项检查后医院给出结果是直肠癌,医院决定采取腹腔镜下直肠癌根治术。2019年6月4日23:20医生将患者送入手术室,2019年6月5日中午医院从手术室直接将患者送入ICU后去世。 

随后我们采访了死者家属

问:对术前的医院检查及问询有没有要说的?

答:首先,患者在入院时已明确告知医生有高血压病史及用药情况,在病历问询记录中医院对病史用药种类却填写:“无”,我们咨询专业医生后得知高血压患者在服用药物(阿司匹林,影响凝血功能)时禁止做任何手术,所以,医生在完全知晓患者病史及用药情况下,还将患者继续安排手术这是特别不符合手术标准的。图片3.jpg

问:整个手术过程你们觉得有什么疑点或者要提的吗?

答:我们认为手术记录上显示患者手术时间安排在凌晨1点进行,根据主刀医师杨某某陈述,在此手术之前他已做了两台手术,其中一台是肝脏手术,同时他本人也亲自承认已经连续工作36小时,加上因为妻子身患乳腺癌,子女高考等家庭原因,自身压力很大(有录音为证),所以,我们认为杨某某医生的状态不适合手术。再者,手术记录单写明手术者为:高某、杨某某、马某某、车某,但当晚实际手术者中并没有高某,高某的解释是第二天他参与了骶前间隙止血手术,手术名单当中有他的名字,但在手术记录单当中并没有详细记录其参与的过程以及治疗方法,所以我们认为医院存在随意更改手术人员的违法行为。

图片4.jpg

问:在答疑过程中,有了解到新的情况吗?

答:在答疑过程中,我们才知道在骶前间隙出血发生后杨某某主任采取的止血方式和高某主任采取的方式不同,也就是说杨某某主任的止血方式没有效果才会在6月5日7点20分向高某主任求助,在当面沟通的时候杨某某主任亲口承认他的业务水平和高某主任相比存在差距(他举例:这好比开车,新手和老手是有差别的),所以我们也认定由于杨晓军主任的业务能力不足,导致骶前间隙出血得不到有效控制,使患者失去了最佳的抢救治疗时机,最终导致死亡。

问:你们对手术方案有疑惑吗?

答:我们术前接到的也是腹腔镜下直肠癌的根治,治疗方案也显示为:腹腔镜下直肠癌根治术,但实际情况是除此手术以外还进行了腹部探查手术,高某主任的解释是:由于仪器等问题,为了看清病灶需要开腹进行探查,但是杨某某主任和马某某医生的解释是:开腹是为了取出切除的病灶,但手术记录单的记录表明病灶是由会阴部取出,同一个手术小组竟然存在截然不同的解释,也是我们认为本次手术是在参与人员治疗意见不统一的情况下进行的,而且开腹是未经我们同意私自进行,甚至存在其他的目的,但一切均未告知我们家属,这严重违反了家属的知情权,随意修改手术方案,漠视人命。

图片5.jpg 图片6.jpg

 

 

问:手术过程中和结束后主刀医生找你们谈过话吗?

答:2019年6月5日6点10分杨某某主任通知我们:病灶已经切除,手术已经结束,只是骶前间隙有渗血情况,但是已经止血,等病人苏醒后可以送入病房,止血纱布一周后取出。但在我们双方当面沟通时,杨某某主任承认是为了安慰我们才告知手术已经结束,实际情况是创口尚未缝合,还在观察之中,所以我们认为这不符合手术结束的技术要求,杨某某主任欺骗了家属,隐瞒了患者的真实状况,为后续事态发展埋下了重大隐患。

问:患者进入ICU前后有什么状况吗?

答:这也是我们家属怀疑的地方,在进入ICU之前,杨某某主任告知我们,目前患者血压、心率等生命体征已经稳定,但是在ICU医生甘某某的陈述中明确表示,患者进入ICU时各项生命体征非常糟糕,与杨某某主任的表述存在巨大差异,患者在进入ICU后30分钟去世,我们家属认为送患者进ICU只是杨某某主任在完成固定的医疗程序,对于患者没有实际的抢救意义,同样存在重大过失。

问:对于其他手术病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答:我们家属对患者在此期间多次输血有疑惑,按照规定,输血前家属应该要签署输血知情同意书,但是医院并未让家属签署上述文件,但在后来的病历当中我们却发现该项目一栏已经被医生确认勾选。所以在整个过程之中我们家属的知情权未得到有效保障。

问:除以上这些以外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答:医院为掩盖真相医院对部分病历进行篡改,修改手术结束时间(照片为证),修改了输血安全护理记录的内容、故意丢失关键病历、将患者病历装入其他病人的档案袋、利用医疗专业术语搪塞家属等手段。这也严重违反了《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没有考虑患者和患者家属的切身利益。事情发生以后我们要求医院将手术室监控封存,医院答复手术室没有监控录像,我们对这么大的医院没有视频录像监控持怀疑态度;

问:医院,医调委这个过程中给过什么答复吗?

答:答复?要有答复倒好了。事情发生以后我们及时向甘肃省第三方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提交了申请,相信他们能凭着公正、公平,为医患双方负责的原则,尽快完成调解。在我们的一再要求下,6月10日下午安排了一次见面,见面后在医调委的主持下,院方仅对我们的质疑进行了答疑,并没有进行调解。答疑完后医调委让我们尽快把材料交给他们,说让专家鉴定,因此,第二天就把材料交给了医调委。但到6月14日我们再次要求医调委尽快进行调解的时候,医调委变卦说让我们签署患方终止调解通知书,说是“双方不能达成协议”。都没有见面协商就说双方未达成协议,这简直是无中生有。2019年6月17日下午他们提前到达医调委等待调解,医调委李姓调解员拿手机给我们家属宣读了一份所谓“专家”的鉴定书,里面所有传达的内容就是:因患者病情过于严重、复杂才导致死亡,医院没有任何责任,我们要求将上述“专家”鉴定结论以书面形式给我们,医调委说不出具文字性文件,甚至默认他们就是偏向于医院,我们家属质疑这个鉴定到底是哪里做出来的?医调委不能正面回答。医院医务科医生竟然说出于人道给我们8000到10000元的精神抚慰金,被我们斥回。再到后来医院已经完全不管不顾家属的任何疑问和诉求,就一句话,去走第三条途径(司法程序),去让医学会鉴定事故责任吧。如此便将我们打发;天地良心,一个人民调解组织拿出的鉴定结果竟然没有书面文件,拿一个手机给我们宣读。我们不知道这个鉴定到底是哪里做出来的?既然是专家做出的请给我们相关文件啊,这就是医调委的态度,推诿扯皮,连哄带骗患方,达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目的,日月可鉴这是一条人命啊。这还是人民的调解委员会吗?是为人民的吗?这分明就是医院的代理人,只为医院服务的,不是人民的调解委员会!

我们老家距离兰州市270公里,来回路途遥远,吃住极不方便,人力、物力、财力、精力消耗极大,他们就是想把我们拖死、耗死,我们都不是国家公职人员,都在打工,都要养家糊口。原来我们觉得医闹是对医生的不尊重,但在事实发生后,我们作为没背景没靠山的小老百姓,才正真体会到什么是弱势群体,什么是生命的渺小。社会的和谐是每个个体关系组成的,美好的社会也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构成的,天地昭昭,老人活到62岁做公交车都会主动给年轻人让座,遇上可怜的老人还不忘施舍,这样一位老人一直为社会奉献了40年的热血,刚刚退休两年还没来得及享受社会的“美好”,就这样惨死在省人民医院几个视人命为儿戏的医生手里,在这里我们恳请广大网友为我们做主,替我们讨个公道!

图片7.jpg 

图片8.jpg 

图片9.jpg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