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罕见:天津宝坻卫健委用涉嫌假印章袒护假病历

全国罕见:天津市宝坻区卫生健康委员会竟用涉嫌假的党委印章袒护假病历。

2019年1月2日,患者张某的父亲就天津市宝坻区中医院的虚假证明和病历向天津市宝坻区卫健委提出投诉。投诉书中列举了4个主要问题。

1、提前入院:张某是24日晚9点受伤后入院,但在该院病历的第1页却记载是24日上午10点入院,第2页记载是24日上午8点入院,还出现了多份23日上午的检验报告。

2、虚假证明:24日当天的片子显示张某下颌骨和左侧髁状突骨折,累及牙槽骨粉碎性骨折,并有9颗伤牙,同时还导致了张口度小于1.5厘米。但该院在给公安机关的诊断证明中却隐瞒了牙槽突粉碎性骨折、9颗伤牙和张口度小于1.5厘米等重伤情,导致法院对打人者重罪轻判。

3、二个病室:据该院病历记载,张某在从入院到出院的40多天始终是同时住在125室1床和135室11床,特别令人震惊的是医生白连东和护士杨瑞玲还经常是同时到125室1床和135室11床给张某同一人治疗。

4、两个主治医师:众所周知,一个病人只有一个主治医师,而张某却有2个主治医师,其中书写入院记录的所谓主治医师吕树奎竟连张某是什么时候入的院都不知道,只记载是24日入院。特别是在该院体温单记载24日无尿的情况下,吕树奎却记载张某24日尿便常规正常等等多项的伪造。

综上所述,张某气愤的说,“我是于2004年6月24日晚9点受伤后入院,其记载提前入院和提前检查的4页病历均系伪造,不是我的;我在入院后始终是住在125室1床,其记载是住在135室11床的2页医嘱单和7页体温单均系伪造,也不是我的;我的住院医师是白连东,而吕树奎书写的连入院时间都不清楚的所谓的2页入院记录系伪造,更不是我的。在这份不足20页的可复印病历中竟有15页病历系伪造,不是我的。”不仅如此,该院还出具隐瞒重伤情的虚假证明,造成导致法院重罪轻判的严重后果。而更为令人费解的是,宝坻区卫健委在收到对此的投诉后,不是依法依规认真查处,而是以简单的笔误枉法袒护,并还在答复函上加盖着带有庄严党徽涉嫌虚假的“中国共产党天津市宝坻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委员会”的党委印章,这是在丑化共产党,还是一贯的不担当、不作为,与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对着干?据闻宝坻区的卫生系统是当前反腐败的重灾区,截至目前有多人已接受调查和处理。(渤海资讯  张永兴)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