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手段打压电商商家 知识产权流氓惹众怒

  商场上最讲究得就是诚信,但是有些机构为了利益却毫无底线。据悉近一两年来沥美川、香菲蔓莎、妮致、竞妆等品牌化妆品的淘.宝平台老商家深陷价格网控风波,风波不仅涉及到众多品牌代理商的利益,同时还对化妆品网销及美容院市场带来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据记者了解,沥美川、香菲蔓莎以及妮致、竞妆这几个品牌过去一直通过工厂至代理商、代理商至商家的模式销售,但是近日这些品牌的品牌持有方生产工厂广州臻稚丽化妆品公司为了进一步提高价格管控效率,维护市场秩序,选择了一家名为上海衡本堂国际贸易公司的企业对相关品牌下所有化妆品进行价格管控。

  当然寻求三方机构合作,对市场产品的价格实施管控是一种很常见的维护市场稳定,维持厂家利益的手段,但是上海衡本堂公司的行径却不一般,据了解上海衡本堂公司法人代表名为吕剑飞,他带领衡本堂公司实现价格管控以来,全市场内的相关品牌化妆品都需要按照重新制定的价格从上海衡本堂公司进货,并且所有淘.宝卖家都需要向衡本堂缴纳10000的押金(押金却是以广州臻稚丽公司的名义收取),这种押金制度闻所未闻。

  而据过去代理这四个品牌的代理商反映,上海衡本堂公司及其法人吕剑飞不仅仅是按照规定价格在进行沥美川、香菲蔓莎、妮致、竞妆等化妆品的出货及价格管控工作,同时还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打压其他代理商、掠夺其他代理商利益,导致众多代理商无生意可做。

  原来上海衡本堂公司及其法人吕剑飞在实施这些化妆品的价格管控以来,在全社会法制和市场监督管理日益完善的今天以知识产权流氓的身份非法进行不正当竞争,便在淘.宝开设了十几家出售这些化妆品的店铺。当然新开店铺的生意并不好做,毕竟沥美川、香菲蔓莎以及妮致、竞妆等品牌过去就已经建立好了网络销售市场。而上海衡本堂公司及其法人吕剑飞为了给自己公司和团队谋取利益,强迫其他的相关品牌淘.宝店与其合作,至于不愿合作的店铺,他们通过自己掌控着阿里巴巴平台知识产权投.诉权以及这些品牌化妆品渠道和定价的背景,依靠购买鉴定售假(制作虚假材料,非法伪造相关证据)的方式向淘.宝平台投.诉这些化妆品的淘.宝卖家,使得许多不妥协淘.宝老卖家只能关门歇业,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至于愿意合作的淘.宝店铺,衡本堂则制定了远高于经销商的进货价格,并不愿提供任何单据及税务发票。

  与此同时,如同知识产权流氓一般的衡本堂公司及其法人吕剑飞还想出了其他打压方法,那就是价格战。当然上海衡本堂公司目前已经对沥美川的化妆品拥有非常强的价格决定力度,因此上海衡本堂公司及其法人吕剑飞直接要求进货商家折扣价不得低于九折,线上线下必须同步。但是上海衡本堂公司开设的十多家淘.宝店铺却大摇大摆的以五折到六折价格出售沥美川等品牌化妆品,低于合作店铺价格的百分之三十到四十,此举让众多消费者纷纷前往上海衡本堂公司及其法人吕剑飞创建的淘.宝店铺购物,让沥美川等品牌的其他淘.宝卖家雪上加霜。

  据进一步了解,近日沥美川等品牌的传统代理商在上海衡本堂公司及其法人吕剑飞的大力打压下,几乎已经难以经营,在谴责上海衡本堂公司及其法人吕剑飞卑鄙行为之余也有不少代理商为沥美川等品牌的生产厂家担忧,这样不但违背了品牌方广州臻稚丽公司管控市场秩序和价格的初衷,反而使臻稚丽公司的品牌形象受到严重损害,其中一位代理商激进表示“这不仅会害得我们没饭吃,还可能害得商家倒闭!”后来记者查询了衡本堂公司的其他信息,发现通过知识产权操控市场是这个公司的惯用手段,臻稚丽公司仅仅是衡本堂及其法人吕剑飞操控阿里巴巴投.诉权的公司之一,相信随着调查深入,未来还会有更多发现。

  最后话说回来,上海衡本堂公司及其法人吕剑飞的行为不仅是道德上有问题,而且已经涉嫌非法经营和不正当竞争,同时也在自己获得不当利益的同时严重损害了场价以及传统代理商和众多淘.宝老商家的利益,毕竟上海衡本堂公司能力有限,但是代理商们却因为上海衡本堂公司而导致美容院门店客户大量流失,长此以往只会让沥美川香菲蔓莎以及妮致、竞妆等品牌的产品销量持续走低。相信沥美川等品牌的生产厂家最终可以发现雇佣这种表里不一的公司的严重危害及时止损,能够亡羊补牢。

  文章来源:douban.com/group/topic/131874546/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