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制造执行难?


有关部门将“泰安中院‘以物抵债’民事裁定是否违反‘一体处置’原则”作为焦点?发回重新审查是否具有判断标准的误导性、程序的违法性、司法公正的破坏性?

“一体处置”原则不是处理房地产的唯一原则

国土部回函最高法院“划拔土地不是自有财产,未经人民政府批准,不能处置”,最高法(2013)民提字58号判决书维持的山东高院(2011)鲁民再终字第20号判决书明确判定,本案执行可以单独拍卖抵押房产,以实现申请执行人抵押权。泰安法院据此执行,合法,合情,合理,合规,没有任何不妥。

国家相关部门《关于依法规范人民法院执行和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协助执行若干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发布后,最高法执行局法官葛行军、范向阳同志对《通知》进行解读时阐明:“《通知》草案曾对这两个问题进行了探索,最后由于意见不一而没有列入《通知》中。”可见《通知》仅适用于出让地房地产的执行处置。《通知》第23条规定“在变价处理土地使用权、房屋时,土地使用权、房屋所有权同时转移;土地使用权与房屋所有权归属不一致的,受让人继受原权利人的合法权利。” 可见《通知》规定出让地情况下权属一致适用“一体处置”,权属不一致适用“分体处置”。显然情形不同,处置原则也不同。而划拨地情况与出让地情况相比更为复杂,有更多的法律法规进行规范,有关部门却将出让地的其中一个原则即“一体处置”原则作为划拨地上房地产的唯一执行原则,对泰安中院单独处理划拨地上的抵押房屋是否应当撤销的进行判断,是否有指鹿为马之嫌?是否会误导案件执行?本案裁定作为判例势必将影响全国法院同类型案件的执行。

是否存在严重违反程序问题

不向微山湖公司送达凯旋公司的申诉书是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25条、第167条、第203条五日内将诉状、上诉状、再审申请书送达对方当事人的规定?

不听证是否违反了最高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2条听证规定?

不向微山湖公司送达凯旋公司的申诉书、不向微山湖公司了解情况、未经诉辩归纳争议焦点是否违反最高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226条 “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答辩意见以及证据交换的情况,归纳争议焦点,并就归纳的争议焦点征求当事人的意见。”?

在裁定做出近三个月不向微山湖送达裁定书,是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48条送达规定?

剥夺微山湖实业公司的答辩权、辩论权,程序是否违法?

为凯旋公司违反禁止反言、诚信诉讼遮丑打前站,是否在破坏司法公正?

听证开庭前得知凯旋公司撤回异议申请了,本次异议审查仅审查微山湖公司的异议,不审查凯旋公司的异议,更不得不令人深思的是,微山湖公司和凯旋公司同时对济南中院济中法执字126-7号《执行裁定书》提出执行异议,均不同意济南中院撤销泰安中院(2009)泰执字14-3《民事裁定书》,双双被驳回后,双方均向山东高院申请复议,山东高院做出(2016)鲁执复48号、55号《执行裁定书》,均撤销济中法执字126-7《执行裁定书》第2项有关撤销泰安中院(2009)泰执字14-3《民事裁定书》的内容,泰安中院(2009)泰执字14-3《民事裁定书》恢复法律效力。凯旋公司又申诉请求撤销泰安中院(2009)泰执字14-3《民事裁定书》,如此自相矛盾是否属违反禁止反言、诚信诉讼原则的行为?有关部门不按原则,作出(2018)执监268号、269号《执行裁定书》分别撤销山东高院做出的(2016)鲁执复48号、55号、《执行裁定书》,凯旋公司借(2018)执监268号、269号《执行裁定书》的东风撤回异议申请,为凯旋公司违反禁止反言、诚信诉讼原则的遮丑行为打前站,是否严重破坏了司法公正?

     是谁在制造执行难?望有关部门明察明断,维护司法基本的公平正义和尊严,让老百姓对司法的执行者不再感到悲观失望。

附:代理意见

审判长、审判员:

山东天乙律师事务所接受异议人山东微山湖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微山湖公司)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与山东凯旋商务中心有限公司(下称凯旋公司)借款担保执行案重新审查听证案的代理人。

现对执监268号《执行裁定书》发回济南中院审查提出的核心焦点“泰安中院‘以物抵债’民事裁定是否违反‘一体处置’原则”问题提出如下意见,请法庭予以采纳。

一 泰安中院“以物抵债 ”民事裁定符合作为执行依据的民事判决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人民法院的执行依据是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本案的执行依据就是最高法(2013)民提字第58号民事判决书维持的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山东高院)(2011)鲁民再终字第20号判决。

(2011)鲁民再终字第20号《民事判决书》第14-15页“关于微山湖公司主张的抵押权问题。由于凯旋公司在办理本案所涉贷款过程中用其房产进行了抵押,并在房管部门办理抵押登记。该抵押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虽然该抵押房产坐落于划拨土地之上,但微山湖公司可在行使抵押权的过程中,单独就抵押房产价值进行评估或就抵押房产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一起评估,然后扣除应向政府缴纳的土地出让金,以实现其抵押权,该种实现方式并不损害国家及他人利益,也不会导致国家对国有土地失去控制。因此,微山湖公司主张对抵押物行使优先受偿权,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作为判决依据的法律文书,明确阐明优先受偿权通过两种方式实现,即:一种是可以单独就抵押房产变价受偿;一种是可以就抵押房产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一起评估以实现抵押权。泰安中院在与济南市国土局就房屋占用范围的划拨地座谈未果的情况下,单独就抵押房产进行评估、拍卖完全符合上述作为执行依据的判决文书。

二 “一体处置”原则不是处理房地产的唯一原则,(2018)执监268号裁定疑存在判断标准的误导性、程序的违法性、司法公正的破坏性

1、“一体处置”原则不是处理房地产的唯一原则

根据法律法规,人民法院对于房地产的处置分两个步骤:

首先:划分是出让地还是划拨地。

其次:看房屋和土地权属是否一致。

出让地情况下:房地权属一致适用“一体处置”,房地权属不一致适用“分体处置”。

划拨地情况下:这里分为两种情形:

政府同意有偿使用并缴纳出让金转化为出让地后:房地权属一致适用“一体处置”,房地权属不一致适用“分体处置”。

政府不同意有偿使用:只能处置被执行人的房产。

具体步骤、方式、法律依据如下表格:

土地取得方式

房地权属是否一致

处置方式

法律依据


出让方式取得土地

一致

一体处置

最高人民法院、国土资源部、建设部发布《关于依法规范人民法院执行和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协助执行若干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葛行军、范向阳解读“由于意见不一而没有将划拨地使用权列入《通知》”,《通知》仅适用处置出让地的房地产。第23条前半句规定“在变价处理土地使用权、房屋时,土地使用权、房屋所有权同时转移;”

不一致

执行被执行人的房产或土地《通知》第23条后半句规定“土地使用权与房屋所有权归属不一致的,受让人继受原权利人的合法权利。”

划拨方式取得土地

政府同意有偿使用,缴纳土地出让金,并办理相关手续将划拨地转化为出让地。

一致

一体处置

先将划拨地转化为出让地,再根据《通知》第23条前半句处理。转让划拨地,先将划拨地转化为出让地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法》第40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45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56条、1997年国家土地管理局《关于人民法院裁定转移土地用权问题对最高人民法院经(1997)18号函的复函》4均规定:以划拨方式取得土地使用权的,转让房地产时,应当按照国务院规定,报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审批。并依照国家有关规定缴纳土地使用权出让金。


不一致

执行被执行人的房产或土地先将划拨地转为出让地,再根据《通知》第23条后半句处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23条“查封地上建筑物的效力及于该地上建筑物使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查封土地使用权的效力及于地上建筑物,但土地使用权与地上建筑物的所有权分属被执行人与他人的除外。”

政府不同意有偿使用土地

无论是否一致

执行被执行人的房产

《划拨土地使用权管理暂行办法》第5条 未经市、县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批准并办理土地使用权出让手续,交付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的土地使用者,不得转让、出租、抵押土地使用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第11条“土地使用权人未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与受让方订立合同转让划拨土地使用权的,应当认定合同无效。”

可见,“一体处置”原则不是处理房地产的唯一原则,人民法院执行被执行人房地产,不同情形处理措施不同,法律依据不同。

2、(2018)执监268号执行裁定将泰安中院“以物抵债”裁定是否违反“一体处置”发回济南中院重新审查,将“一体处置”原则作为处理房地产的唯一原则,疑具有案件执行的误导性、程序的违法性、司法公正的破坏性

(1)案件执行的误导性

最高院葛行军、范向阳解读《通知》仅适用出让地。《通知》第23条规定“在变价处理土地使用权、房屋时,土地使用权、房屋所有权同时转移;土地使用权与房屋所有权归属不一致的,受让人继受原权利人的合法权利。” 显然,情形不同,处置原则也不同,出让地情况下权属一致适用 “一体处置”,权属不一致适用“分体处置”。

可见,“一体处置”在出让地情况下尚不是唯一的处置原则,何况划拨地?!划拨地与出让地相比情况更为复杂,有更多的法律法规进行规范,最高院却将出让地的其中一个原则即“一体处置”原则作为划拨地上房地产的唯一执行原则,对泰安中院单独处理划拨地上的抵押房屋进行衡量评判,属于判断标准错误,该错误必将误导本案的执行,也必将误导全国法院同类型案件的执行。

(2)程序的违法性

不向微山湖公司送达凯旋公司的申诉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25条、第167条、第203条五日内将诉状、上诉状、再审申请书送达对方当事人的规定。

不听证,违反最高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2条听证规定。

不向微山湖公司送达凯旋公司的申诉书、不向微山湖公司了解情况、未经诉辩归纳争议焦点,违反最高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226条 “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答辩意见以及证据交换的情况,归纳争议焦点,并就归纳的争议焦点征求当事人的意见。”

在裁定做出近三个月不向微山湖公司送达裁定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48条送达规定。

(2018)执监268号执行裁定剥夺微山湖公司的答辩权、辩论权,偏听偏信,难道享有特权可以违反程序?程序正义在哪里?

(3)司法公正的破坏性

听证开庭前经询问得知凯旋公司撤回异议申请,本次异议审查仅审查微山湖公司的异议,不审查凯旋公司的异议,令人深思:

2015年11月16日,济南中院做出济中法执字126-7号执行裁定,撤销泰安中院(2009)泰执字14-3《民事裁定书》。微山湖公司和凯旋公司均提出执行异议,均不同意济南中院撤销泰安中院(2009)泰执字14-3《民事裁定书》,双双被驳回后,双方均向山东高院申请复议,山东高院做出(2016)鲁执复48号、55号《执行裁定书》,均撤销济中法执字126-7《执行裁定书》第2项有关撤销泰安中院(2009)泰执字14-3《民事裁定书》的内容,泰安中院(2009)泰执字14-3《民事裁定书》恢复法律效力。凯旋公司又向最高院申诉请求撤销泰安中院(2009)泰执字14-3《民事裁定书》,如此自相矛盾、违反禁止反言、诚信诉讼原则的行为,作出(2018)执监268号、269号《执行裁定书》分别撤销山东高院(2016)鲁执复48号、55号《执行裁定书》,凯旋公司借助(2018)最高法执监268号、269号《执行裁定书》撤回异议申请,(2018)最高法执监268号、269号《执行裁定书》实际为凯旋公司撤回异议申请,掩盖其违反禁止反言、诚信诉讼原则行为做支点,疑严重破坏司法公正。

三、本案不适用“房地一体”处置原则,泰安中院单独处置抵押房产合法、合规、合情、合理

(一)本案不适用“房地一体”处置原则

1、抵债房屋占用范围的土地为划拨地,抵债房屋与占用范围的土地权属不一致

抵债房屋原《房屋所有权证》证号为济房权证历字第088896号,房屋所有权人为凯旋公司

历山路142号《土地使用权证》号为历下用(97)字第0802003号,以划拨方式取得,证载用途为工业用地,面积为88660.3平米,土地使用权人为山师科技中心。

历山路142号《土地使用权证》项下共建有6幢楼,抵债房屋只是第6幢楼的部分楼层,占用范围内的土地面积仅占历山路142号土地面积的不足十分之一。

可见,房屋和土地权属不一致。况且由于占用范围的土地面积仅占历山路142号土地面积的不足十分之一,“一体处置。”影响整体规划,根本无法实施“一体处置。”

2、济南市政府部门不同意凯旋公司对抵债房屋占用范围内划拨用地办理有偿使用手续

2006年,济南市规划局对济南市国土局济国土偿字(2006)第008号《函》(证据8)做出济规管(2006)83号《复函》,不同意凯旋公司要求办理历山路土地有偿使用手续,因此,该宗地的土地使用权人仍然为山师科技中心。

3、泰安中院执行人员已经前往济南市国土局协商土地有偿使用未果。

4、泰安中院执行人员给凯旋公司一再延期许可其办理土地有偿使用手续后,告知其已经与济南市国土局座谈不同意,决定拍卖,凯旋公司表示没有异议。

5、泰安中院执行本案完全符合作为执行依据的法律文书

泰安中院在与济南市国土局座谈未果的情况下,单独就抵押房产价值进行评估、执行拍卖完全符合作为执行依据的法律文书--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提字第58号民事判决书所维持的山东省高院(2011)鲁民再终字第20号判决。

总之,本案是划拨地,房屋及其占用用范围的土地权属不一致,不适用“房地一体”原则,政府部门不同意办理有偿手续,执行法官前往座谈未果,划拨地不能转化为出让地,因此,泰安中院单独就抵押房产价值进行评估、执行拍卖并作出以物抵债裁定合法合情合规和作为执行依据的法律文书。

(二)从与本案密切相关的正反两个案例论证本案不适用“一体处置”

判例1、青岛中院对同地块的划拨地、相同的被执行人凯旋公司的房产单独拍卖没有适用“一体处置”原则

2005年7月18日,青岛中院对凯旋公司等企业与建设银行青岛市中山路支行借款合同纠纷案做出(2004)青民四初字第262号民事判决,因凯旋公司等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对凯旋公司位于历山路142号济房权历字第080342-080344号房产进行拍卖。2009年青岛中院做出(2006)青执二字第10号《民事裁定书》和同案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可见,该案没有“一体处置”划拨土地,只是单独处理抵押房产。

用这个案例的原因:该案与本案的相同之处为:

(1)均为借款担保执行案;

(2)被执行人均为凯旋公司;

(3)抵押房产与本案抵押房产坐落于同一宗划拨地块。

(4)泰安中院将该案作为判例处理本案。

可见,该判例证明划拨地、房地权属不一致不适用“一体处置”。

判例2、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济南办事处、杜广伟与青岛同力汽车改装有限责任公司(同力公司)借款担保执行案因出让地情况下房地权属一致,没有“一体处置”,经请示最高人民法院做出《关于申请复议人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济南办事处、杜广伟申请复议一案的请示答复》【下称(2014)执他字7号《答复》】,执行裁定被撤销

(1)这个案例与本案密切相关的原因:济南中院(2012)济中法执字第126-7《执行裁定书》异议听证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或引用(2014)执他字7号《答复》,(2015)济执异字第225号《执行裁定书》作出后也没有引用该答复,而阅卷发现该答复被装订于P95页,虽然纸面文字模糊不清,显然却作为(2015)济执异字第225号执行裁定的处理依据,并干扰承办人在本次重新审查中对案件的判断和法律适用,因此有必要将该答复不适用本案发表意见。

(2)(2014)执他字7号的答复的背景: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济南办事处与同力公司借款担保执行案,2007年进入执行程序,由于同力公司的房产坐落于平度市,平度市土地局不配合调查同力公司的土地情况,青岛中院单独拍卖同力公司的房产,竞拍人杜广伟竞拍成交。2009年11月,青岛中院作出(2007)青执二字第6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将同力公司所有的房屋归买受人杜广伟所有。通知平度市房产局为杜广伟办理房屋过户手续。2011年7月,同力公司提交出让土地证使用权证以青岛中院的执行违背了地随房走的规定为由提出执行异议,青岛中院做出(2012)青执裁字第19号执行裁定书撤销青岛中院(2007)青执二字第64号民事裁定书。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济南办事处、杜广伟申请复议,山东高院向最高院请示,最高院作出(2014)执他字7号答复,2014年12月3日山省高院根据(2014)执他字7号《答复》做出(2013鲁执复议字第35号《执行裁定书》,驳回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济南办事处、杜广伟的复议。

(3)(2014)执他字7号《答复》:经最高院审委会研究做出,内容为:根据《物权法》第147条、《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32条的相关规定,在执行被执行人所有的不动产时,应当遵循“房随地走、地随房走”的原则,土地使用权与房屋所有权应当一并处置。本案中,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未查明涉案房屋占用范围内土地使用权的情况下裁定将该房屋单独拍卖,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故相关拍卖成交裁定依法应予撤销。

(4)该案与本案的差别:同力公司于2003年4月取得房产占用范围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土地证号为平国用(2003)字第S002**号,土地用途为城镇混合住宅用地。可见该宗地为出让地,土地和房屋权属均归同力公司,因此,应当适用“一体处置”原则而没有“一体处置”当然应予以撤销。而本案,土地为划拨,土地和房屋权属不一致,根本不适用“一体处置”,不适用(2014)执他字7号《答复》。

可见,该判例充分证明划拨地、房地权属不一致不适用“一体处置”。出让地、房地权属一致,不按照“一体处置”原则必然被撤销。

总之:

第一个案例与本案完全相同,为什么青岛中院单独处置抵押房屋就是正确的,泰安中院就是错误的?

第二个案例与本案完全不同,为什么要将该判例装订入卷,并按照该判例撤销泰安中院的“以物抵债”裁定?

自己制定的《通知》、自己做出的(2014)执他字7号《答复》,却做出(2018)执监268号《执行裁定书》,疑严重违反上述《通知》和(2014)执他字7号《答复》

(三)从如下判例论证划拨地情况下必须经得政府同意才适用“一体处置”,未经政府批准,只能处置被执行人的房产

判例1、2005年最高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以划拨方式取得的土地使用权的请示的答复》(〔2005〕执他字第15号)

安徽省高院:你院〔2004〕皖执监字第175号《关于中国农业银行砀山县支行申请执行安徽省国营砀山葡萄酒罐头工业公司、安徽省砀山果园场借款合同纠纷一案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经审查,原则同意你院审判委员会倾向性意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宿中法执字第130—1号民事裁定书所处置的财产虽然涉及国有划拨土地使用权,但事先已经双方当事人同意,事后砀山县土地主管部门又予以认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的相关规定及国家土地局〔1997〕国土函字第96号《对最高人民法院法经〔1997〕18号函的复函》精神。因此,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述民事裁定并无不当。但是在具体工作中应严格程序,注意及时同相关部门沟通协商。可见政府部门同意划拨地转化为出让地可以处理。

判例2、2015年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宁执恢字第27-1号

申请执行人南京恒基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被执行人宿迁市宿豫区对外贸易公司债权一案的执行裁定书[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宁执恢字第27-1号]认为,“申请执行人享有的债权依法受法律保护,但债权的实现取决于被执行人是否有履行债务的能力。本案中,本院查封被执行人外贸公司的土地使用权为国有划拨土地,宿迁市国土资源局不同意本院进行分割处理,被执行人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申请执行人亦未能提供被执行人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故本次执行程序应予以终结。待今后发现被执行人其他可供执行财产或查封的财产具备处置条件后,申请执行人可向本院申请恢复执行。”

可见,政府部门不同意,只能处理被执行人的房屋。

(四)、微山湖公司“以物抵债”获得的物权受法律保护

1、物权转移时间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29条第2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28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493条均规定,抵债裁定自送达当事人之日生效,抵债财产权自裁定送达买受人或者承受人起转移。泰安中院(2009)泰执字第14-3号以物抵债2547万元裁定于2009年12月29日送达当事人各方,房产物权自 “以物抵债”裁定送达之日转移给微山湖公司。

2、经过拍卖程序获得的物权受法律保护

最高人民法院在回复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对第三人通过法院变卖程序取得的财产能否执行回转及相关法律问题的请示》复函([2001]执他字第22号)中答复:“人民法院在执行中依法采取拍卖、变卖措施,是基于国家公权力的行为,具有公信力,买受人通过法院的拍卖、变卖程序取得财产的行为,不同于一般的民间交易行为,对其受让所得的权益应当予以保护。”

可见,微山湖公司获得的凯旋公司“以物抵债”房产物权经过人民法院的拍卖程序,并因基于国家公权力受法律保护。

3、微山湖公司经过拍卖程序获得的物权即便错误也不能执行回转,凯旋公司只能启动国家赔偿程序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规定,人民法院对判决、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文书执行错误,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并造成损害的,赔偿请求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赔偿。

第5条第(10)项规定以物抵债属于对判决、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文书执行错误的情形。

微山湖公司获得的凯旋公司“以物抵债”房产物权是经过人民法院的拍卖程序,即使泰安中院(2009)泰中法执字第14-3号民事裁定书确有错误,也不能执行回转,凯旋公司也只能启动国家赔偿程序赔偿。

四、凯旋公司不是山师科技中心更名而来

1、山东师大校字(2003)79号《关于对山东师范大学科技开发中心整体转让的请示》和山东省财政厅鲁财国股(2003)40号《关于对山东师范大学科技开发中心资产处置的批复》证实,山东师范大学申请山师科技中心改制获得批准。改制方式是以零价格整体转让山师科技中心的净资产给由职工出资组建新的有限责任公司凯旋公司,原企业的债权、债务、担保责任和人员由改制后的新公司全部承接。改制后的企业与学校脱钩。可见,凯旋公司与山师科技中心是净资产购买关系。

2、根据工商登记信息,山师科技中心是注册资金为1674万元、投资主体为山东师范大学、企业性质为国有企业,而且已被注销。而凯旋公司是23个自然人、出资202万元设立的私营企业。凯旋公司与山师科技中心是两个独立的企业。

3、不是更名关系:(1)凯旋公司的企业性质和投资主体与山师科技中心完全不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经营主体;(2)工商登记显示山师科技中心不是凯旋公司的曾用名,凯旋公司与山师科技中心注册号不同,不是更名关系;(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1条规定企业登记管理的目的是为了确保企业的法人地位。第2条第2款规定“申请办理公司登记,申请人应当对申请文件、材料的真实性负责”。可见工商登记是为了确认经营主体,工商登记管理机关仅负责形式审查,不负责实质性审查。(4)企业登记分为设立登记、变更登记、注销登记。凯旋公司的情况不属于注销登记,而应当是设立登记,但是如果设立登记,山师科技中心原债权人、债务人与购买山师科技中心净资产的凯旋公司将无法对山师科技中心的债权债务行使权利,承担义务。因此变更登记是为了公示,不是普通意义的变更,审批栏目已特别注明改制。

总之,凯旋公司提交的变更登记不能作为凯旋公司由山师科技中心变更而来的证据。

五、涉案房屋占用范围的划拨地没有参与改制,评估汇总表、土地使用税务单据不能作为涉案房屋占用范围的划拨土地使用权人为凯旋公司的证据

1、涉案房屋占用范围的划拨地没有参与改制

(1)国家土地局第8号令《国有企业改革中划拨土地使用权管理暂行规定》(下称《暂行规定》)第3条第2款规定国有企业改革中涉及的划拨土地使用权,分别以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国有土地租赁、国家以土地使用权作价出资(入股)和保留划拨用地方式予以处置。

(2)第10条第1款规定处置土地使用权程序第 (一)项“拟定土地使用权处置方案。第 (二) 项 “地价评估结果确认和土地使用权处置方案审批。第 (三) 项“签订合同与变更土地登记。凯旋公司既不能提交土地使用权处置方案,也不能提交济南市国土局对其地价评估结果确认和土地使用权处置方案审批文件,更不能提供处置划拨地改制后办理的土地变更登记,可见涉案房屋占用范围的土地根本没有纳入改制范围、进入改制程序。

2、凯旋公司提交的评估汇总表不能作为涉案房屋占用范围的划拨土地使用权人为凯旋公司的证据

凯旋公司提交的评估汇总表只是山师科技中心委托评估机构对企业资产和债务进行的评估计算,不是济南市土地管理局对该宗地地价评估结果的确认,也不是济南市土地管理局对该宗地土地使用权处置方案的审批。不能作为涉案房屋占用范围的划拨地参与改制的证据。

3、凯旋公司提交的土地使用税务单据不能作为涉案房屋占用范围的划拨土地使用权人为凯旋公司的证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土地使用税暂行条例》(下称《条例》)第2条第1款规定,在城市、县城、建制镇、工矿区范围内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为城镇土地使用税(以下简称土地使用税)的纳税人,而没有规定纳税人是土地使用权人。第2款规定,前款所称单位,包括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营企业、股份制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外国企业以及其他企业和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国家机关、军队以及其他单位;所称个人,包括个体工商户以及其他个人。

可见,《条例》规定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是城镇土地使用税的纳税人,而没有规定土地使用权证的使用权人是城镇土地使用税的纳税人,更没有规定城镇土地使用税的纳税人是土地使用权证上的土地使用权人。因此,凯旋公司将城镇土地使用税纳税凭证作为自己是划拨地土地使用权人的证据,法律逻辑错误。

4、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17条规定,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土地使用权证证实该宗地的土地使用权人是山师科技中心,不是凯旋公司。

综上所述,泰安中院、山东高院已经查清房地权属分离、政府部门不同意有偿使用划拨土地的事实,泰安中院在走访国土部门协商一体处理土地无果后,依法委托评估拍卖,做出的“以物抵债”裁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2018)执监268号和269号执行裁定罔顾房地权属分离、划拨土地的流转必须征得政府部门批准的法律规定,明知无法按照“房地一体”处置划拨土地,却以违反“房地一体”原则发回济南中院重新审查,实际上是不是在给下级法院制造执行难度?

此致

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王德云

2018年12月25日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