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要闻

实名举报临沂官员老赖涉嫌犯罪致企业损失过亿

日前,临沂市金凤凰置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张方成,通过视频实名举报原临沂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徐福田利用职务之便,故意刁难招商引资企业,玩忽职守致使企业1.6亿的土地补偿款10年未拨付,直接导致企业经济损失达1.7亿元,其行为触犯了刑律,涉嫌构成犯罪。

  实名举报信  )

举报称:2005年临沂市政府到威海招商引资,时任的临沂经济开发区的主要领导,与威海东龙实业集团达成了投资意向。威海东龙实业集团200612月在临沂注册成立了临沂市金凤凰置业有限公司。

我公司先后缴纳了土地补偿款13680万元,同时支付了相关的税费、环评费、策划费还有设计费用980万元,合计14600多万元。

计划开发的1000亩的土地只有443亩土地的指标,周边是不规整的,四周不靠路,没有办法开发。但是当时的领导答应我们先把443亩地拿到以后,后续的有土地指标尽快给我们补齐,

我们找到换届后临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徐福田,提出尽快补齐土地或者是退地退款。徐福田说“我刚来经济开发区你们不能拆我的台啊”又说可以补齐土地。后来我们多次找徐福田,他均以没有土地指标为由,故意刁难不给解决,致使土地无法开发施工。

几年间,我公司又反复多次找到徐福田询问,到底还能不能有土地指标,不能的话咱就算算账把钱退给我们,徐福田说能有指标。但是过后徐福田一直在推诿,又改口说不能开发了,他反复无常!

一直到2011年的下半年,最后经过协商徐福田同意收回土地,经过我们和当时的经济开发区副主任王淑太,及开发区财政局局长杨殿农一起计算,截止到2011年的1231日,如果按照临商银行当时的贷款利率9.18%计算,我们的本金和利息合计是1.82亿元,最终他们答应2012331日之前一次性付清1.6亿元的补偿款。

当时的协议中一条注明:协议签订后待挂牌成功后15个工作日,将补偿款一次性支付给我们。我们当场指出这条协议违背愿意,这条属于无期限的不合理条款。但是徐福田说放心吧,这只是格式条款,会按约定还款,我们也就没有再要求改合同改协议。

事后的几年里徐福田迟迟不给拨付补偿款,我们不间断的去找徐福田催要该补偿款,徐福田总以各种理由搪塞推诿扯皮。

出于无奈我们把这个事情反映给当时的临沂市委市政府,市委主要领导高度重视,并且多次协调安排徐福田支付该款项,徐福田口头答应半个月之内给予解决,但是徐福田不遵守承诺出尔反尔。

我公司自2007年,在临沂市区投资了20亿元,开发建设了35万平方米的临沂市重点商业项目万兴都国际商业园,为临沂的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作了积极地贡献,由于是城市的商业综合体,资金回流较慢,期间我们希望徐福田能把欠我们的补偿款给予解决,缓解当时资金压力!可徐福田不考虑企业的存亡,作为政府公务员他不尽责,一意孤行,我们真金白银的交给的投资款,他却扣着不退换,十足一老赖。

为了企业能正常的运转我们只能求助于临沂市政府,经市政府协调,我公司向临沂市财政局下属单位沂州典当借款3000万元,这笔借款也是由经开区拖欠的土地补偿款作为担保,沂州典当给我们的利息是年利率19.2%,从2010年起一直到20178月份,就这3000万的本金我们先后支付给沂州典当的利息是4280多万元,连本带息还了7280万元。这都是因徐福田一手造成。

一直到2016年年底徐福田离任,都未给予解决支付这笔款项,到了20174月份,因为我们公司与四川信托的借款纠纷,该款项被四川省资阳人民法院查封,这时临沂经济开发区的现任领导,协商支付这笔款项,最终于2017年的8月份,达成协议同意偿还。我们提出要把这段时间的利息损失及补偿计算进去,开发区现任领导不同意。条件是如果我们坚持还要补偿损失的话,这1.6亿也不会给我们,出于无奈我们先签了一个违心的,不公平不公正的补偿款协议,同意先支付这1.6个亿。违心的协议约定:不准我公司再追要相关损失。

1.6个亿的土地补偿款,在徐福田任职期间不给支付。如果按沂州典当给我们计算的利息计算的话,我们的损失高达1.7亿元。徐福田作为地方主要领导,利用职务故意刁难,给投资企业造成了巨大损失。其行为已触犯了《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涉嫌构成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罪,特此举报,请求对其立案侦查,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于企业的举报,临沂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介绍:“徐福田已经从主任位置上退下来几个月了,这家企业长期来要求拨付款,徐福田为什么不付款,我们就不知道。”媒体多次电话联系徐福田,对方不接听电话。(杨晓平 张山)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